欢迎光临中国民办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!
登录注册

民学百家印杰:教育制度的目标不是淘汰是成才

作者:民学网百家观点(www.chsis.com.cn) 2015年03月11日 来源:中国民办教育学生信息网 浏览:
民学网百家观点

2014年“博雅讲堂”首场讲座3月27日在上海开放大学开讲,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教委副主任、上海科技大学副校长印杰做客博雅讲堂,以“从2014‘全国两会’看上海教育的改革与发展”为主题,向广大师生介绍了今年两会中一系列的教改热点,其中关于教育均衡问题、高校治理结构、民办教育以及职业教育等方面的思想误区和转型难点等,引起广大师生的共鸣。

  3月27日举行的“博雅讲堂”时事讲堂吸引了全市六十多所高校的百余位师生前来聆听。印杰关于教育均衡、高校“去行政化”、职业教育等方面的诸多观点引发在场师生的极大兴趣。
  教育均衡是整个社会公平的基础
  “教育制度的目标不是不断淘汰人,而应该是让每个人都成才。”在谈到“教育均衡问题”时,印杰这样强调。在今年的“全国两会”中,教育改革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热点,而教育均衡,则是其中的一条主线。在印杰看来,教育均衡是整个社会公平的基础,如果农村学生无法靠教育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和生活方式,那么社会阶层就会被固化,两极分化也会加剧,这些都会直接导致社会的不稳定。“因此,倡导教育均衡就会向全社会传达这样一种信息,即无论出身如何,只要通过自身努力,就都有突破原先阶层的机会,进而实现自己的梦想。”
  印杰表示,多年来,中国发展的步伐走得相当快,但不可避免地在某些方面总是以牺牲公平的前提来追求效果。如今,这种发展已经达到了某种程度,社会的视角就又需要回归公平。在教育方面,国内多年来始终面临需要用教育均衡来解决的问题。“第一个问题就是农村学生进大学难的问题。”据印杰介绍,目前国内偏远地区的农村学生能读到全国顶尖高校的比例很低,这与上世纪80年代相比,落差非常大。虽然国家始终在想办法提升这个百分比,但由于招生一般都以省级为单位,因此很难控制农村学生与非农村学生进入高校的比例。为什么国家在发展,但农村学生进入顶尖高校的比例却在下降?印杰认为,这与十几年前风靡全国的“合并校”之风有关。国家为了促进学校规模的扩大、硬件设施的提升,以及师资配备的标准化,就把很多村小给合并成了乡里小学,中心校也逐渐取代了原来的县中,虽然教育的质量提升了,但学生上学的路更远了,经济负担也更重了,与此同时,农村地区的教育质量却没有显著的改善。“有些家庭因过于贫穷而无法送孩子去县城读书,那么基本就没什么机会考上好的大学了。”印杰表示。
  由这样的现状所引发的第二个教育均衡方面的问题,就是“超级高中现象”。据印杰介绍,上海大部分中小学目前的班额数是40人一个班,一般是8-10个班级,但在其他省份,却有着很多90-100人的班级,平均每个学校会出现1万人的学生总数,这就是“超级高中”。印杰表示,这样的学校虽然升学率很高,会吸引一大批高质量生源,却是以牺牲一大批高中为代价的。“他们用重金把最好的学生吸引进去,用绝对军事化的管理把他们培养成应试高手,每天的时间管理甚至精确到一分钟,丝毫不给予学生自由思想和创造的空间。”
  在印杰看来,这其实就是国内教育的一个思想误区,总是想着要不断地给教育“押宝”,家长总是为孩子选择更好的学校,学校总是选择更好的生源,国家总是选择更为精英的人才。
  高校去行政化需要下放三大权力
  除了关注教育均衡外,今年全国两会另一个比较热门的教改话题就是高校治理结构的改革。印杰表示,如今,很多代表和委员都越来越关注大学自主权问题,也就是“去行政化”的问题。高校总希望政府能够放权给高校,让他们在发展道路上有更多的选择。对此印杰表示支持,但他同时认为,在操作和执行的过程中,教育行政部门也应注意,大学自主权其实应该包括三大部分,分别是审批权、经费投入方式的变革,以及考核与排名的多元化机制。印杰认为,如果这三大权力不是一起下放给高校的话,那么提高大学自主权依然是一句空话。以经费投入方式为例,一般包括经常性经费和专项经费两类,对于教育行政部门而言,以前都是专项经费投入得多,经常性经费投入得少,这就造成一个问题,对于大部分专项经费而言,校长的支配率很低,而且由于大部分专项经费都属于竞争性经费,并与项目本身直接挂钩,因此即使学校申请到,也未必能够用于自己实际需要的方面。“鉴于这样的现实,上海今年就对此作了调整,将原来仅占40%的经常性经费上升到了60%,而原来占60%的专项经费则下降为40%。”印杰认为,这种经费投入方式的“倒挂”,将有利于高校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,实现更进一步的转型和发展。
  “当然,‘去行政化’也并不仅仅是要解决好政府与高校之间的关系,高校校长们往往会忽略的另一层,就是‘去行政化’还意味着要解决好高校与学院之间的关系。”印杰表示,这就要求校长不能只想着政府给权,还要想到自己放权,尤其是将行政与学术相分离,排除高校内部行政干预学术的可能。
  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并非完全对立
  在当天的讲座上,印杰还谈到了教育界长期争论的两个话题,其一是教育的目标究竟应该更侧重于培养人的本源性目标,还是侧重于功利的实用性目标;其二是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关系应该如何。
  在第一个问题上,印杰认为这其实是同一个问题的两面,教育的本源性目标在于培养一个人具有道德观、综合素质和服务能力;教育的实用性目标在于要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工作,有自己的事业,能够展现作为一个社会人的价值。两者的共同点在于首先要学会自食其力。“因此,我们绝不能离开实用谈本源,而是要将两个目标统一起来,不失偏颇地看问题。”在印杰看来,中国社会在持续的发展进程中,人口红利会不断地改变,未来的发展所依靠的不再是廉价劳力,而是高质量的人才,这就需要所培养出的学生既具有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同时也能将自己所学的专业与国民经济的需求相匹配,不能过于功利,也不能躲在象牙塔中高高在上。
  “从这个角度而言,我们就能推导出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之间的关系,如果说英国高校更为‘出世’的话,那么美国高校则更为‘入世’,坚持以服务社会为导向和目标。”印杰认为,国内大部分人都习惯将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对立起来,一定要将两者的地位排出高低,这是很不合时宜的。从美欧高校的发展模式来看,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差别,其实只是教育的方式方法及培养人才的目标不同,两者并没有孰高孰低、孰优孰劣。“其实,我们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教育的定义中就可以发现,教育在每个学段之间有着不同的状态,初中前都是普通教育,之后就分流为普教和职教,但到了本科以上,两者又要合二为一。”在印杰看来,其实很多高校教育中是同时蕴含着普教和职教两种内涵的,差别仅仅在于普通教育更侧重于理论体系的培养和知识体系的形成,而职业教育则与工作岗位的联系更为紧密。从这个意义上而言,像医学、法律、MBA 等学科其实与职业教育的培养模式更为接近。
  “其实,很多行业在培养顶尖人才的过程中,都是普教与职教相结合的,以旅游学院为例,上海就没有一所非常好的学校,现成的也是纳入职教体系中的上海旅游高等专科学校。但世界上最好的旅游学校却是顶尖的研究性大学,即美国的康奈尔大学和普渡大学,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无论是本科还是硕士,毕业后第一年都要去五星级宾馆里从头做起,端盘子、铺床等所有最底层的工作都要做一遍,但第二年就可以直升上大堂经理。”印杰坦言,同样的情形在国内是不可想象的,家长不可能让已经硕士毕业的孩子去给人端盘子、铺床。“可见这就是理念的差别。美国高校的优势就在于,他们的教育中含有很大的职业教育内涵及成分,他们与社会的关系更紧密,因而创新驱动力也更强。
  
  观点:
  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 并没有孰高孰低、孰优孰劣

关于教育均衡
  “当我们把宝压在少数精英身上,必然就要牺牲、淘汰一大批不那么精英的学生; 相对应的,家长则希望自己的孩子越晚被淘汰越好。但剩下来的精英真的就一定是栋梁之材吗?”印杰表示,如果教育能够改变这样一个陈旧的思想观念,把淘汰人的过程转变为让每个人都成才的过程,那么学生就会获得更为自由、更为健康、更具多元选择的成长空间,他们也才会更有机会获得成功。
  关于高校去行政化
  大学自主权其实应该包括三大部分,分别是审批权、经费投入方式的变革,以及考核与排名的多元化机制。“‘去行政化’也并不仅仅是要解决好政府与高校之间的关系,还意味着要解决好高校与学院之间的关系。即使没有政府参与,如果高校解决不好与学院的关系,那么走的依然是行政主导的道路。”
  关于职业教育
  国内大部分人都习惯将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对立起来,一定要将两者的地位排出高低,这是很不合时宜的。从美欧高校的发展模式来看,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差别,其实只是教育的方式方法及培养人才的目标不同,两者并没有孰高孰低、孰优孰劣。

 

 

备案编号:湘ICP备17008968 号-4

办公地址: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望岳街道道坡小区A16栋101-104号 邮政编码:410000

政策指导机构:工信部、商务部、国资委、发改委 主办单位:湖南民教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